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法库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9157

积分

0

好友

2909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1-2-7 15:03:50 | 查看: 8| 回复: 0
  5月5日12时50分,沈阳法库县商业街一家金店发生一起抢劫案,在这起案件中,两名犯罪嫌疑人一人拿着锤子将金店柜台玻璃砸碎,拿走大量重克数金饰品,另外一名犯罪嫌疑人则拿着一把手枪震慑店内营业员。案发之后,沈阳市公安局立即调集警力赶往案发现场,在53个小时之后将第一名犯罪嫌疑人抓获;随后,持枪并藏匿赃物的另外一名犯罪嫌疑人也被抓获。
  法库县萃华金店,两名男子头戴钢盔身穿灰色雨衣走进来,一名男子持枪追赶企图逃走的营业员……4000余克黄金饰品在接下来的1分28秒钟被抢走,随后两人骑摩托车逃走。
  在接下来的53个小时里,两人开始逃亡之路,先是前往康平,随后又逃到内蒙古通辽。
  在将车辆、头盔、雨衣焚烧后掩埋,作案的锤子扔进附近水泡之后,二人觉得自己的作案过程天衣无缝。随后,两人打车回到沈阳,却没想到很快就会落网。
  两人原本是在一个群里的网友,在他们的人生中没有太多纠葛,却因为这样一件事将两个人的命运纠缠在一起。
  两个人在计划作案和逃亡过程中一路露宿,他们不敢住旅店不敢下馆子,就算得手之后,甚至都没敢喝点小酒来庆祝一下短暂的成功。
  两个人原本都有工作,有一份稳定收入,两个人之前也都没有前科,是什么让他们走上了铤而走险的这条路?
  距离这起案件的发生已经过去近两周时间,但是法库县萃华金店的9号服务员提起这件事还是能感到一丝紧张,“当时店里就一名顾客,这两个人就进来了”,9号服务员介绍,她当时甚至没有看到这两个人是怎么进来的。
  拿着锤子的男子径直走向左侧第三个装着项链、脚链等大克数黄金饰品的柜台,持枪男子拿着枪走进店里中心位置,“抢劫,别动!”持枪男子大喊,看到有服务员朝楼梯位置跑,男子又喊了一声“双手抱头,蹲下”。
  拿着锤子的男子将柜台玻璃砸碎之后,将柜台里的金饰品拿出来装进一个袋子里。在这个过程中,持枪男子曾经试图上来帮忙,但被拒绝。店内的警报随后响起,持枪男子又说了一句话“够了,别拿了,赶紧走。”直到两名劫匪离开,店里服务员才发现劫匪在门前停了一辆摩托车,持枪男子先上车,插入钥匙发动摩托车的同时,用锤子砸柜台实施抢劫的男子也跨上了摩托车。随后,两人乘坐摩托车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从两人进金店实施抢劫,到他们在金店门前消失,金店门前和室内的监控设施记录下来的时间为1分28秒。就在这1分28秒的时间里,两名劫匪抢走了4201克黄金饰品,价值预估138万元。
  萃华金店的老板告诉记者,这家萃华金店已经开业15年,这是法库最老的店。她说,之前这么多年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对于案件及时侦破,她除了感到意外,就是感激,“这次能这么快就破案,真是多亏了公安民警,连轴转,都不休息,夜以继日,非常感动。”
  萃华金店的负责人说,5月5号,我的店长在12时50分左右给我打了电话,跟我说被抢了,我第一时间开车到了法库,那个时候民警已经把现场封闭起来了,当时看到公安民警都在这就放心了。确实感觉很震惊,但是来到现场之后,我也听说了,民警接到电话之后第一时间就赶到现场。
  因为听说抢劫金店的嫌疑人有枪,对于她而言,最让她担心的就是店内营业员的人身安全。在赶到店内的时候,发现营业员并没有伤亡情况,“这我就基本放心了,被抢走的东西都是身外之物,一旦有人员伤亡,我们谁都不好面对。”
  如果店内警报没有在第一时间响起,劫匪抢走的黄金饰品会更多,好在店长在发现情况之后第一时间报了警。
  店长告诉记者,当时她听到楼下有争吵的声音,于是本能地朝监控器看去。出现在画面里的情景却让她感到震惊,两名男子戴着黑色头盔穿着深灰色雨衣,一个人拿着锤子正对着柜台砸,随后从柜台里拿出金饰品;另外一个人拿着一把手枪,对准了店内的营业员。
  她冲出办公室,发现二楼的营业员似乎已经知道楼下发生了什么,她第一时间去触发了位于柜台后面的警铃,一时间整个金店警报声大作,二楼的营业员被集中到二楼的办公室后,店长将办公室门反锁。
  在报警同时,因为萃华金店的报警系统已经连接到法库县公安局的指挥中心,警方也已经注意到刚刚发生的情况。
  金店负责人和店长告诉记者,在这次案件发生之后,几名目睹抢劫案过程的服务员除了配合警方调查外都安排了休假。
  案发时,萃华金店的一名保安去了洗手间,在这次事件发生之后,金店保安人员增加了一倍,由原来的三人倒班变成现在的6个人。“还对保安和营业员进行了安全培训,主要目的是告诉服务员,在这种事发生之后最重要的是避免自己受到任何伤害,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触发报警系统。”
  5月5日下午1时10分,沈阳市公安局刑侦局专案二大队大队长荆维强正在医院输液。他接到一个电话,电线分钟前的法库萃华金店抢劫案、价值100多万元的黄金饰品被劫走的案情简报,要求荆维强立刻组织人手赶到现场组织破案。
  荆维强拔掉了插在手上的针头,组织7名刑警前往法库县。此时,金店抢劫案已经引起省市两级警方领导的高度关注,这起抢劫案也被正式命名为“2017年辽宁省一号公案”。省、市两级公安机关的相关领导也都赶往法库,505专案指挥部也第一时间形成。
  案发后两个小时,荆维强等人已经出现在现场,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调取了中心现场的监控录像。
  在监控录像中,他们注意到两名劫匪分工明确,一人负责恐吓营业员和顾客,另外一个直接奔向了存放着高克数金饰品的柜台。“我们怀疑他们之前踩过点,甚至怀疑是金店内部人员作案。”
  在通过监控录像寻找线索的同时,第一时间赶往现场的刑警还找到了当时并不在岗的金店工作人员进行排查,法库县太穷了但没有任何发现。
  此时,对营业员和顾客的询问也陷入僵局,顾客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询问基本停止,而营业员在询问过程中也显得非常慌张,对案件发生过程的记忆几乎是碎片化的。除此之外,两名劫匪将面部和身体用头盔和雨衣包裹,身体还没有其他明显特征。
  荆维强和同事觉得,还是应该把重点放在基础监控视频上。他们重新梳理了监控视频发现,摩托车驾驶员在将车停在金店门前,熄火、拔钥匙、下车之后走在前面,而坐在摩托车后面的男子走在后面。
  在进入金店的一刹那,骑车男子拿出手枪,做了一个“撸套筒”的动作,军人出身的荆维强意识到,这个人手里拿的极有可能是一把真枪……
  两人一前一后朝金店走,后面的男子拉开金店大门之后,持枪男子先走了进来,而后抢劫案发生。
  多年的办案经验告诉荆维强,这两个人之间存在着一定的默契。除了这次抢劫案被劫走的上百万金饰品之外,还有一把手枪,这就意味着两个人存在继续犯案的可能,如果不及时破案,无法预料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作为前线的副总指挥,沈阳市公安局副局长邓万宏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更加详细地介绍了专案组侦破这起案件的整个过程。
  通过现场发现,两名案犯12时51分到现场,到现场就开始作案,1分28秒后逃离现场向南行驶。
  警方对劫匪逃亡路线进行了跳跃式勘查和调取视频,发现一个点就会在这个范围内进行排查和封锁,两个人的踪迹在法库县慈恩寺乡被发现。
  警方按照追踪视频摸排所提供的线索,一路追踪到了法库县慈恩寺乡五家子村,然后到了康平的敖罕屯村,那儿有一个卧龙湖,在卧龙湖西岸全是小道,很隐蔽,车很少,到那又有王家窝堡、十家子等村。
  从这进入康平二台子后,警方发现,这个地方岔道很多,只好在这个地点的每个岔道口都安置警力进行封锁。
  案发次日,5月6日凌晨两点左右,追捕的警方发现一个摄像头,向东北方向走就是康平县,向西北方向走就是通辽,这样警方就分两队人马去追。5月6日上午7时左右,开始刮大风,大风呼啸的声音让站在对面的人都听不到彼此讲话,跟踪追击的刑警坐一会儿车就要徒步找视频。此时他们处于辽宁和内蒙古的交界处,边境不齐,一会儿在辽宁境内,一会儿又到了内蒙古境内。
  无论如何,只有在第一时间抓捕犯罪嫌疑人,才能确定这把手枪不会惹事,这起案子才能迅速侦破。
  刑警经过排查得知,两名犯罪嫌疑人已经潜回沈阳。专案组的大批人马赶回沈阳进行抓捕。
  5月6日下午3时,皇姑区一个小旅馆里,一个3平方米房间门前,民警埋伏下来。线索显示,一名犯罪嫌疑人住在这个房间里。
  就这样,专案组民警在门前和周围埋伏,守株待兔。大约3个小时后。犯罪嫌疑人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起身走出房间。
  第一个冲进去的专案组成员岳鹏告诉记者:“当时不知道枪在谁的手里,所以必须第一时间就控制住嫌疑人。”
  控制嫌疑人之后,警方对其居住的房间进行搜查,却并没有找到和被劫走的黄金。
  在突审中,被抓住的犯罪嫌疑人路某称,两人回到沈阳后,在沈阳第四人民医院附近的一家饭店吃了一顿饭,之后,他发现对方打车走了。
  警方立即赶到两名嫌疑人用餐的饭店,调取的录像中看到了另外一名嫌疑人搭乘出租车的图像。
  20名刑警化装守住了进进出出的几道大门,犯罪嫌疑人居住的楼层上下也都埋伏下专案组警察。
  当日早7时,埋伏已久的刑警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犯罪嫌疑人儿子的女朋友突然开门,警察立即冲了进去。
  胡某被死死摁在自己的床上,动弹不得。他试图反抗挣扎,朝着床头柜的方向使劲。警方在床头柜里找到了一把已经上膛的手枪。
  在突审中,胡某承认,发生在法库的黄金劫案正是自己所为,黄金也藏在了自家佛龛的下面。
  至此,被称为2017年辽宁一号公案的法库黄金劫案正式告破,没有伤到一个人,被劫走的黄金也一点没少。
  两个人共同实施抢劫,但是进行犯罪准备阶段,两个人却没有一点点交集,只是通过QQ 群网上聊天结识,然后实施作案。
  在两人见面之后,共同寻找作案地点,购买作案工具,实施犯罪行为,其中一方保管赃物,是什么让两人形成了这样的一种信任,日前,结合记者对犯罪嫌疑人的采访,中国刑警学院教授罗震雷对这种心理进行了一次剖析。
  嫌疑人:就是一个大家都互不相识的群,不知道群里都有什么样的人,就是随便加的。
  嫌疑人:聊了没几天,就聊了各自想抢劫的想法。我想找他到江苏去,他不同意到江苏,他说他有枪,有摩托车,而且这边他踩过点,说到这边来。
  嫌疑人:有想过,但是我也没有办法,我在家里面被逼债逼得太紧了,没有办法。
  分析:两个人通过QQ群去寻找归属感,而且他们企图找到的归属感是一种绝望的,而不是普通人所追求的爱的归属,这也说明,他们的归属感在现实家庭中没有得到满足。
  在这个绝望的群体里,他们感觉到的归属感让他们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种绝望归属的叠加,让他们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情。
  嫌疑人:我是没有办法,我在家也待不下去了,然后我就过来了,如果他骗我我也没有办法。
  嫌疑人:我在沈阳这边的火车站,(记者:沈阳站还是北站?嫌疑人:这个不知道),下了火车之后和他约定地方见面。(记者:约的哪儿?)约的一个乡村吧。
  嫌疑人:这个没有,我就跟他说我随机找的一个地方,就是通过手机地图,随便找的一个地方。
  记者:什么时间见的面?嫌疑人:(4月)28日下午4点钟左右吧。和他见了面之后就坐车回沈阳了。(记者:回到沈阳哪个地方了?)一个公园(不知道哪个公园),后面就是他带我去的。包括他带我去的住的地方,他帮我找的,我自己去住的。
  嫌疑人:当天晚上吃完晚饭,和他就分开了,他去朋友家,我就自己住的。第二天早9点左右吧,他又打电话给我,又见面了。见完面之后他重新给我找了一个地方住下来。
  住完之后就和他一起去买东西。头盔、摩托车的后备箱、喷漆、车标,(记者:有没有雨衣?嫌疑人:当时没有。)还有手套,之后又回到宾馆,回到宾馆之后他把东西就拿走了。
  分析:虽然他们初期的互相信任非常重要,但是整件事的目的只有一个,为了解决自己目前经济状况困难的窘境,一个人干不成的事,需要两个人干,那双方还是存在互相利用的关系,这也反映出,两个人的内心都存在一定的矛盾,心理活动都非常复杂。
  30日他又带我买了睡袋,下午又去买了吃的,准备出去作案的时候野外吃的东西。买完这些东西他就回去了,我就回了宾馆。
  到了(5月)1日,应该没有见面,下午他给我打了电话,让我买两套雨衣,他说之前的雨衣找不到了。他叫我2日坐车去四平,和他碰面。2日坐了12时50分的客车去了四平。去了四平之后打了出租车,到南湖水库和他碰面,东西放一起和他坐摩托车往八面城方向去了,住了一晚上,在野外住的。到3日早上起来之后骑摩托车去了一个国道旁边,在那边的一个小树林旁边把车改了颜色,然后把之前他戴的头盔烧掉了,然后在那面住下了。
  4日早上起来和他一起去了宝力(镇),准备在宝力作案。去了宝力之后,到金店发现人特别多,一直在那徘徊,一直到了晚上也没做。然后当天晚上去了康平,到了康平应该是(晚上)9点多,在那住下,没在县城里,也是在县城外的农村住下的。
  一直到5日早上,去了康平县城里面,也是发现人特别多,也没在康平做,然后又骑摩托车去了法库,然后找目标,找到了这个金店。感觉这边还可以。人少,也没什么车,然后跟他在外围转了一圈之后,就在法库这边作案了。
  嫌疑人:去的时候没有下雨,一直在外围转,研究逃跑路线,而且走了一段,后来看到要下雨了,就返回法库县城,然后到金店就作案了。
  嫌疑人:之前在法库这看完金店之后去了一个小公园旁边商量这个事情,他说他先进去,拿枪控制人,让我进去砸玻璃拿东西。最后进店的时候是我先进去的,他后进去的,进去之后我负责抢劫,他负责看店里的人。
  分析:这一点说明,他们之间存在着目标的一致性,而且,心智相同,他们的思维、意志力存在一定共通性。
  记者:你们俩抢劫之后这些赃物都放在胡某那,你不怕他跑了吗?你基于什么对他这么信任?
  嫌疑人:不怕,也不是信任吧,我之前跟他说过,他如果跑了我就自首,因为我回家也活不下去了,我跟他说过,他如果一个人独吞,我担那么大责任拿不到东西我就自首,被人家追债追那么紧,这个我跟他说过,所以我估计他不会一个人跑掉。
  嫌疑人:那也没办法了,我已经考虑不了那么多了。因为我没有选择,他之前也跟我说过,抢来的东西必须他拿去卖。法库县太穷了
  嫌疑人:他就说他有认识的人是收这个东西的。所以他来卖这个东西,跟我分钱。
  嫌疑人:就是骑摩托车跑。先跑到康平边上,然后从康平那边的乡村进入内蒙古自治区,然后就从内蒙古自治区那面跑的,然后到左旗和通辽那面有一个国道,在国道边上把摩托车挖坑埋了,作案工具都烧了,埋了之后就在路边等车。
  分析:因为陌生而产生的安全感毕竟也非常脆弱,他们都存在着赌徒的心态,就是干一票就跑,一锤子买卖,在作案准备和作案过程中,肯定全身心投入,但最终却也存在互相提防。
  记者:对于他要出手这些赃物,有没有跟你有个明确的交代,比如卖多少钱,多久出手?
  嫌疑人:这个没有,他就说过两天去铁岭那边找人看看能不能把这些货卖出去,我就在这边等。
  嫌疑人:我还是之前的想法,只要他跑了我就自首,因为我回不了家,回去也没法面对。
  嫌疑人:没有。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然后我出来吃了一顿饭,然后找了一个快递,寄了一张银行卡。请人做贷款的,因为家里高利贷要到了,他这边也不知道能不能卖出去,然后请人做贷款,但是人还没在家,先把卡邮回去了。寄完卡之后他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小北手机市场,找一家店把之前买的充电宝换一下,因为那个质量好像有点问题,充不进去电。我就跟他碰面了。换完了之后就出来溜达一会儿,去了五爱市场,我那身衣服太脏了,买了一身衣服。和他从五爱市场出来之后就又分开了。他说他第二天要去铁岭,我就回旅店。在旅店待了一个多小时吧,看天要黑了,准备出来吃饭,然后就被警察抓了。
  嫌疑人:没办法,让人给逼债逼的,逼得太紧了,睡也睡不好,我就是想出来赌一把,能搞到钱把债还上,被抓就被抓吧。
  嫌疑人:想过,还是抢金店吧。抢人的话也不知道有钱没钱,抢银行更没那个胆子,就感觉抢金店会快一点。西安 停电百度贴吧ps吧东北乱炖做法顾客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