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法库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5

积分

0

好友

3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6 22:20:24 | 查看: 4| 回复: 1
之一 熊嘎婆

  (嘎婆、嘎嘎:西南方言,外婆的意思。)

  半夜时候,姐姐听到外婆在吃什么,嚼得嘣嘣直响……就问:“嘎嘎!嘎嘎!你在吃撒子啊?”

  熊嘎婆回答说:“我在吃干胡豆。”

  ——西南民间传说《熊嘎婆》

  ———————————我是分割线————————————

  李勇是渝津区印刷厂校对室的一名小校对员,一枚苦逼的打工人,拿着一个月3000出头的工资,起早贪黑,节假日无休。不是李勇有多么热爱这份工作,实在是社会的毒打可以彻底改变一个人。

  在互联网、自媒体横行无忌的今天,传统印刷物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冲击。庆渝市的印刷厂更是遭遇灭顶之灾,仅存的两三家印刷厂,从厂长到工人,都活得惨烈无比。

  前几天,厂里接了一期货交易顶底部反转及跳空类型单大活,帮一家医用器材销售公司印制500份宣传资料和10000张小传单。王厂长很庆幸,这个月的绩效奖金终于有了着落。工人们就倒霉了,三天之内,要交货给对方。李勇所在的编校室(校对和编辑两个办公室合二为一)首当其冲,接近3万字的资料,140多张照片,全部要校对、编辑、排版、制版,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错误。

  编校室一共就小猫两三只,办公室主任还兼着业务科代理科长的职位,常年不见人,对外一直宣称是到处为厂里跑业务去了,其实是在帮王厂长老婆单位(渝津区糖果厂)满庆渝市联系经销商,兜售糖果厂一百多年没变过口味的渝津特产米花糖。另外一位编辑,据说是毕业自庆渝市师范学院中文系的妹纸,成天抱着《教育学》、《心理学》的书在看,恨不得脑门上都刻一行字:“我要考公招!”遇到如此“给力”的同事,难怪李勇累成狗了。

  终于将手里的活做完,李勇把电子版的资料QQ上传给制版室值班的小吕之后,一路跌跌撞撞地回宿舍了。

  厂里的宿舍就是一栋两楼一底的老房子,底楼已经装修后出租给商户变成了临街的门店。通过二楼的楼梯修在背街,李勇从厂区大门出来,需要绕很大一个圈子绕到背后才能上楼。高位集体爆头,风险释放

  走到二楼楼梯口时,李勇突然闻到一股浓烈的味道,类似什么大型犬只的体味和枯枝败叶的味道混在一起,有点上头。李勇站住脚步,正要仔细闻闻(印刷厂、纸厂这些单位,职工们都是义务的消防反弹遇阻回落,却现多头蓄势征兆,反弹的目标位在哪?员,对异常气味必须保持职业敏感),又什么都闻不到了。李勇也没在意,只以为是自己太疲倦,出现了幻觉而已。

  一觉睡到大天亮,没有被加班或问责的电话打搅,这就是目前李勇最大的幸福。

  才下楼,就看到楼梯处有一群人正要散去。李勇一眼就看到厂里的吴医生。吴医生五十出头,是厂里的老同志了,性格沉静,平日里不是那种喜欢凑热闹的人。李勇正在奇怪,吴医生早就因为生计问题,跑到隔壁街一家诊所里打临工去了,今天怎么跑回厂区了?李勇的好友,水电工张凯,一把把李勇拽到一边,神秘兮兮地说:

  “刘春梅家的细娃儿(西南方言,小孩的意思)脚指头遭耗子啃了。”

  “屁哟?(西南方言,表示强烈怀疑,与字面意思关联不大)”李勇纳闷了,因为印刷厂库房里有大量的纸张存放,厂区范围内是不允许有老鼠的。因此,厂区养了七八只猫,还定期专人下药、安放贴鼠板以及巡查做维护。李勇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厂区里出现老鼠了。突然听到说厂区里有老鼠,还把小孩子的脚指头咬了,李勇比听到说看到飞碟还要感到稀奇。

  “豁你爪子(骗你干嘛)?”张凯一个闷骚理工男,被生活生生逼成了事妈,也算是生活改变人的反面教材了。

  “防疫站的人都来了的。”旁边一个操着江浙口音的吃瓜群众搭腔道。

  李勇更奇怪了,就算有那么一两只老鼠出没,用得着惊动防疫站吗?

  “还有更邪门儿的,最先来的是120和派出所的车,后来防疫站和林业局的车都来了。”经营小卖部的谢大妈,一口纯正的北方口音普通话,也一副纯正的朝阳区大妈的精神头。

  林业局?不管是跟印刷厂,还是跟老鼠,还是跟伤者,有半毛钱关系吗?李勇脑子里更成了浆糊。

  还是吃太饱啊!李勇脑子里倏尔闪过袁老表情包的名言。(未完待续)

  ———————————我是分割线————————————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座大山里,住着一户人家,男耕女织,抚养着两个女儿。姐姐有十二,三岁,平时很老实,很听话;妹妹有七,八岁,平时很聪明,很活泼。一天,爸爸妈妈有事要出远门去一趟。临走时,爸爸妈妈吩咐她们:“如果太阳下山的时候,你们还没见我们回来,你们就去坡坡上喊嘎嘎〈注:方言外婆的意思〉来搭伴,明天我们一定回来。”姐妹两个齐声回答:“要得。”

  时间过得挺快,眼看太阳就要下坡了,还不见爸爸妈妈回来。姐姐对妹妹说:“爸爸妈妈今天可能不回来了,我们去喊嘎嘎吧!”妹妹回答说:好嘛。”姐姐和妹妹来到山坡上,朝着嘎嘎家的方向使劲地喊:“嘎嘎!嘎嘎!今晚爸爸妈妈不能回家,你来给我们搭伴嘛!” 姐姐和妹妹喊了很久,终于听到一个嗡声嗡气的声音回答:“听到了,外孙女,嘎嘎等会儿就来!”姐姐和妹妹高高兴兴回到家里等嘎嘎。

  天快黑尽的时候,嘎嘎拖着蹒跚的影子出现在姐姐和妹妹的面前,姐姐赶快去端板凳嘎嘎坐,嘎嘎忙说:“大孙女,嘎嘎就坐门前外边的碓窝。”嘎嘎坐在碓窝上,妹妹听到碓窝里不时有啪啪的响声,问嘎嘎:“碓窝里是什麽在响?”嘎嘎回答说:“是青蛙在跳。”妹妹感到很奇怪,心想:青蛙怎麽跑到碓窝里去了呢? 睡觉的时候,嘎嘎说:“今晚谁乖谁就挨着嘎嘎睡。”妹妹站得远远的,嘎嘎又说:“大孙女乖,挨到我睡,妹妹各人睡一头。”

  半夜时分,妹妹听到嘎嘎在吃什麽,嚼得嘣嘣直响,就问:“嘎嘎,你在吃啥子?我吃点。”嘎嘎回答说:“我在吃干胡豆。这的,给你。”妹妹一接过来,大吃一惊,呀!嘎嘎吃的不是干胡豆,是姐姐的一根指拇。妹妹心里明白了,今晚遇到了熊嘎婆,它把姐姐给吃了。于是,妹妹壮了壮胆,不慌不忙地对熊嘎婆说:“嘎嘎,我要解手。”这时,熊嘎婆就用姐姐的肠子把妹妹的手捆起,意思是不让妹妹跑了。 妹妹下床去解手,就把手上的肠子解脱套在马桶上,然后悄悄爬上家里的楼上去,把坛子搬得轰轰响,熊嘎婆听了很害怕,问:“小孙女,这是什麽声音?”妹妹说:“嘎嘎,这是外面在打雷〈因为熊嘎婆做了坏事,怕打雷〉。”熊嘎婆抖着声音说:“小外孙,那怎麽办呢?”妹妹说:“嘎嘎,床边有一个大柜子,你在那里面躲着就没事了。”熊牛奶涨停!白酒涨停!火腿涨停!连跌一个月的格力电器也终于起飞了!究竟是困境反...嘎婆一听,赶忙钻进柜子躲起。妹妹在楼上不停地摇坛子,熊嘎婆吓得发抖。

  隔了一会儿,妹妹轻脚轻手下楼,一下把柜子盖锁了。”沙僧道:“若教我老沙,也只消纵云躧水,顷刻而过然后,妹妹去烧了一锅开水,把开水从柜子盖缝里倒下去,烫得熊嘎婆在里面又扳又叫,最后终于把熊嘎婆烫死在柜子里,为姐姐报了仇。

  第巨灵神冷笑三声道:“这泼猴,这等不知人事,辄敢无状,你就要做齐天大圣!好好的吃吾一斧!”劈头就砍将去二天,爸爸妈妈回来了,又是悲痛,又是高兴。悲痛的是姐姐被熊嘎婆吃了,高兴的是妹妹为姐姐报了仇。因此,爸爸妈妈更加喜欢妹妹了。       超级重磅:两大世界豪门,催生两大妖股。”管家的小妖道:“洞中还有三件宝贝哩。大连电瓷短期成为大牛。后复至山中,变作小校,进洞回复,因得见娘娘,盗出金铃,几乎被他拿住;又变化,复偷出,与他对敌。借壳上市大潮来袭,我们要如何乘风破浪?。多空决战就在明后天!。后天上映:可能刷新票房记录的《金刚川》!。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38

积分

0

好友

2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6 22:40:46
真心可气啊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