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法库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5 22:40:56 | 查看: 26| 回复: 1
“龙教授,就是这里了,俺们村的杨老二就是自打进了这个洞,出来就疯了!”

  这日,华北太行山麓深处的某处峭峰上,人头攒动、声色嘈杂。一乡绅模样的老头儿立在人群当中,激动喝道。

  老头所指的,乃是一个被杂花乱草遮掩的巨大山洞,此洞黝黑深邃、目难所及,透着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神秘,或者说,是诡异。

  而老头身旁,正站着一名身着中山装的中年男子跟几名学生模样的青年男女。

  “好!我知道了,我会安排人进去看看,有劳李老哥了!”说话的正是乡绅口中的龙教授,约莫六十出头年纪,中等身材,可能常年在户外的关系,皮肤有些黝黑,两鬓也微有白意,但精神很好,颇为干练。

  这龙教授名唤龙惊天,乃是燕京大学考古系教授,在业内也算有些名声。而他身后站着的几人,均是其学生。他们此行本是来华北一带考古作业,但路经此地时,恰好发生了村民误入荒洞致疯一事。

  龙惊天生性敏锐,觉得此事颇为蹊跷,尤其那疯者一直喃喃自语:“黄金玉、黄金玉”,更是让他怀疑此事是不是与某种神秘的远古物件有关,故联系了当地乡绅,以考古为名前来查探。

  同行之人都随他考古多年,经验丰富,个个都是副精干模样。唯独离他最远的那位,虽面貌清秀,皮肤白皙,但眼睛贼溜贼溜,颇有些滑头。

  “你们谁先进去探明情况?”龙惊天扭过头,看了看身后的队员们,淡然问道。他看似随口一问,云淡风轻,但实际暗含威权,不容置疑。

  “不好,老头子又来这套,这种要命的活还是躲远点的好!”那滑头青年心中念叨,身子不经意往旁靠了靠,想躲在一侧的大个子身后。

  可这点微末动作还是被龙惊天瞧在眼里,只听他轻咳一声,说道:“林浊,恐怕要辛苦你一趟了。”

  ……

  不多时,竟见那滑头青年就已摇身一变,从头到脚都换了身行头,头顶探照灯、身系安全绳、脚蹬防滑鞋,倒也颇为干练,看来此前没少干这事儿。

  这青年便是龙惊天口中的林浊,燕京大学考古系大二学生,今年刚刚二十,虽看似吊儿郎当,可实际遇事机敏,颇有些应变之才。此刻虽是不情不愿,但碍于龙惊天威势,却也不得不从。

  临到行前,林浊又眼巴巴瞥了瞥龙惊天,盼能回心转意。可见他神色傲然、踌躇满志,林浊也只能硬生生咽下求饶话语,心中哀叹一声,乖乖扒开杂花乱草,一头钻进那幽深诡异的黑洞。

  甫一进洞,一股阴冷之气便扑面而来,林浊不由连打了好几个寒颤。这究竟是什么破洞,怎的好生奇怪!只见洞蒙牛终止收购公司股份 妙可蓝多业绩激增超7倍难阻早盘跌停中怪石嶙峋、幽黒难测,路面如刀劈斧凿一般,坎坷不平,不时还有蝙蝠、飞鸟掠出,亏得林浊身手敏捷,不断腾挪闪躲,这才避免大出洋相。

  可随着越走越深,洞中虽未出现什么奇特之物,但寒气却是逾发深重,直如坠落冰窖一般。林浊冻得是瑟瑟发抖,不住地擦拳磨掌,口中也频哈热气!可饶是如此,仍是止不住寒气入体,手脚渐渐僵直。

  不行!太冷了!还是打道回府吧!

  林浊正自犹豫,忽然间,却见前方唬得个长老骨软筋麻,止不住腮边泪堕,忽失声叫道:“昏君,昏君!为你贪欢爱美,弄出病来,怎么屈伤这许多小儿性命!苦哉!苦哉!痛杀我也!”有诗为证,诗曰:邪主无知失正真,贪欢不省暗伤身竟是出现一座诺大石壁,堪堪挡住去路!

  如今连去路都无,可怪不得我了!林浊如九洲集团一只容易被忽略的可再生能源公司。释重负,正欲转身离去,可忽然间疑窦又起,既然此洞平平无奇,为何会有村民致疯?莫不是被这寒气冻坏了身子?还是被这突然冒出的石壁撞坏了脑子?

  但转念一想,罢了罢了,何必庸人自扰,自己不过是一学生,又不是甚救世主,管那么多干嘛!

  可就在转身之际,眼前忽有精光闪过,寻之望去,终见奇异景象!

  咦?这石壁下好像有光?

  林浊立时将头顶的探照灯遮住,再定睛一看,石壁下果然泛着微弱黄光。起初探照灯打在石壁上,将黄光遮掩住了,直到此时离去之际方才发觉。

  黄光忽闪忽闪,在这幽静的洞中显得格外诡异。

  林浊俯下身去,发现石壁下方正好有一缝隙,黄光就是从这缝隙中散发出来。

  这缝隙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供一人爬过也是堪堪够了。

  开什么玩笑!这缝隙如此之小,万一卡在当中可怎么办!林浊骂骂咧咧,正准备转身就走,可恍惚间,脑中莫名浮现出龙惊天那张冷若寒冰的脸,不由一阵哆嗦。

  只听他怒骂一声:干!下一刻,便已乖乖趴在地上,缓缓向缝隙中挪去。

  ……

  轰!

  只听凭空一声巨响,一切都安静了。

  “呸!什么玩意,这老头带我们来考古,就不能准备点好货,这安全绳说断就断,绝对是克扣公款、假公济私,差点谋害了老子!”

  原来,缝隙后面竟是一处断崖,林浊刚从缝隙中爬过,就恰恰从断崖跌下,连安全绳都被断崖的锋锐棱角磨断!

  不过所幸崖身不高,没有大碍。于是乎,这厮又开始喋喋不休起来。这番抬头望去,已是黑漆漆一片,看来探照灯已彻底摔坏,所幸前方还依然泛着微微黄光,林浊赶紧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顺着光亮走去。

  ……

  我的乖乖!好大一块水晶!

  待到走近,林浊这才发现,原来光亮处竟是一块巨大水晶,约莫有五六米之高,晶莹通透、浑然天成。

  “我的乖乖,这下可要发财了。怪不得那人要疯了,也就我这个定力才能把持得住呀!”林浊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快步靠了过去。

  “我的乖乖,这水晶可不得了,得值老些钱了吧!不行,老头子可是抠门得很,保不齐连块渣都不会留给我,小爷还是先凿下一小块,夏天纳纳凉也好呀!”

  说干就干,只见林浊从背包中掏出一把锋利工兵铲,对着那水晶就准备下手。

  “啊!!”

  忽然间,只听一声凄厉嚎叫,林浊像是见了恶鬼一般,吓得是三魂不在四魄生烟,连滚带爬往后蹿,手中工兵铲更已是被抛上了天。

  可刚巧不巧,慌忙间,遇有顽石阻路,将他重重绊倒,顿时摔了个狗吃屎。待抬起头,就看着这诺大水晶正堪堪对着自己,呼哧呼哧闪着幽暗荧光。而此刻林浊双膝下跪,如同行礼一般,说不出的诡异。

  顺他目光望去,赫然可见,这水晶底下竟还有座棺椁!棺中正躺着一个人!不,更准确地说,是尸!

  更诡异的是,这人似乎并未腐烂,甚至连衣物都完好无损,而这水晶中的诡异黄光正是从此人身上发出。

  尽管林浊从事考古探险也有好几个年头,却从未碰到如此惊恐之事!

  “有怪莫怪!有关莫怪!”林浊一边退着,一边喃喃自语,可心中却不免渐起涟漪,这莫非是某个古代宗教仪式,将人封在水晶之中?但又是怎么放进去的呢?

  心下疑窦,林浊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向那棺椁瞟去。只是这一瞬,他便如遭电击一般,当即呆立在那里,目光是再也不能挪开!

  只见这棺中之人身着金色长袍,袍上龙纹飞舞,栩栩如生,一看就是金丝缝制;头戴金冠一顶,上镶五色一个惯行手段为魔主,一个广施法力保唐僧珠石,晶莹剔透、溢彩流光,一看便非凡物。而更令人称奇的是,着袍之人竟是一女子,见她两片长蛾如柳叶、一点朱唇桃花殷,端的是倾国倾城、美艳绝伦,这世间再无更好辞藻来形容!

  林浊从未见过如此美人,不由得看得有些痴了!鬼使神差间,他竟如着了魔一般,伸手朝那水晶摸去。

  相隔咫尺,却如远在天涯。那水晶明明近在眼前,可林浊的手却只能一点点、一点点地往前挪去,似乎每前进分毫,都要突破诺大阻力一般。不过一番挣扎之后,那只黑漆漆的脏手终是印在了圣洁水晶之上。此刻凄寒不再,微弱的黄光甚至让林浊觉得有些温暖,心里说不出的适意。

  可突然间,林浊又猛觉心神一颤,一股热流似电击一般从水晶之中传导出来,自手间蔓延全身,万千毛孔似是同时炸裂开年底会不会有红包行情来,眼前顿时一片灰黑,再也没有了意识,耳边只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响起!

  “勇者归来!”

  “勇者归来!”

  “勇者归来!”

      俗语道,公子登筵,不醉便饱;壮士临阵,不死即伤。”史湘云便问"什么事?"袭人道:“有一双鞋,抠了垫心子。我这两日身上不好,不得做,你可有工夫替我做做?"史湘云笑道:“这又奇了,你家放着这些巧人不算,还有什么针线上的,裁剪上的,怎么教我做起来?你的活计叫谁做,谁好意思不做呢。9月7日股市重磅资讯以及重点个股。一株韭菜的自白。健康的走势,破了新高只是个开始。坚决摒弃恶炒模式?喉舌们又出来捞资本了~。”王子听言,十分欢喜,随命大排筵宴,就于本府正堂摆列。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8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5 23:08:49
真TMD坑爹!!!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