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法库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0

积分

0

好友

2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28 11:40:51 | 查看: 4| 回复: 1
  引子
  眼中一片灯火通明。
  这个城市的东南角,是有名的灯光区,在那个还没有“灯光秀”的年代,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类广告牌是夜间的主角。流光溢彩,精采纷呈。
  女子的眼睛看着东南角。看着那里,她的脸上有一种病态的绯红,那不是斑斓的映影。她的眼睛是空洞的,只有当她把眼睛描向脚底时,才会有一点点光彩。
  女子站在一幢大楼的楼顶,脚下就是无尽的黑暗。
  已经是十月深秋,夜风有些凉。女子只披了一件白色的连衣睡裙,在夜风中裙子无助地四处躲闪,风便肆无忌惮地钻进她的身体,她有些微微发抖,双手抱着肩,瑟缩着。凌乱的长发和单薄的裙子,使她从那楼上有方便的桌椅,推开窗格,映月光齐齐坐下背后看去就像一朵盛开在夜间的花。
  女子在思考着,像是遇到了什么难以解决的——而且是无法向朋友诉说的——心事。
  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第一滴泪还未流下就被吹干,她甚至没来得及尝到苦涩。
  她已经在楼顶站了两个小时,能看到远处大楼上的萤光大钟已经指向了十一点。她的鼻子有些痒,她不是那种体质好的女子,衣着单薄地在夜风里站了这么久,连地方都没有挪,她渐渐有些吃不消了。
  她抬手借着光看了看手表,仿佛要确定一下时间,她是在等人,还是在等电话?或者她就是一个只相信自己的女人?
  “爸,妈,妹妹……”女子喃喃地说,“我走了,对不起。不要想我。我没有什么可以说的,愿你们快乐地生活下去……,我等不到看雪了,我再也不想看到雪了……”
  说完,她纵身一跳,把自己投向了黑暗的夜空……

  第一章

  “艺术的魅力,在于给人留下无限的想像空间,引发观看者的艺术潜能或思想认知。艺术成就越高,留给人遐想的空间越大,尤其是结尾,这叫‘开放式结局’。”
  “什么遐想,什么开放?不就是作者自己也弄不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弄不明白怎样讨观众的喜欢,于是就耍个小聪明,把球抛给了广大受众吗?”
  “这只是一方面,关键在于观众可以根据艺术形象,主动进入,把自己幻化成艺术角色,一只鸟,一只猫,甚至一棵树。对于结尾,不同的观众就会有不同的看法,他们都会在‘开放式结局’中得到满足,他们都会感觉自己是作品的一部分,是一个参与者而不是旁观者。”
  “你就简单点说‘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就行了?”
  “这句话也从侧面证明了老板经常说的那句话:‘真相只是一面’。”
  ……
  下午刚上班,大热天的本来想休息一下,却被这两个人弄得头昏脑胀,而他们却无视我这个老板的存在,乐此不疲地斗着嘴,从同学讲到亲戚,从历史讲到电视剧,从剧评讲到构思,从叙述方式讲到创作理增加本论坛模拟炒股资金曲线图表念,现在已经讲到结局了。
  真服了他们,每天只要手头没有工作,他们总能找到斗嘴的话题。这两个人名义上都是我的员工。男的叫”凤姐又悄悄的道:“大天白日,人来人往,你就在这里也不方便.你且去,等着晚上起了更你来,悄悄的在西边穿堂儿等我邢慕唐,女的叫燕斯羽,邢慕唐是调查员,负责对外,燕斯羽是文案,类似于内勤。
  实际上,他们都“拿老板不当干部”。邢慕唐是我爸的干儿子,燕斯羽,一个从来不拿自己当外人的小丫头,那种西方的“自由平等”不是融入到血液里,简直都融入到骨骼里了。
  对了,我们这里叫北斗调查工作室。所谓调查工作室,通俗点讲,就是江湖上传闻已久的“私家侦探所”。是不是很大气、很神秘?
  “知道国产剧和美剧的区别吗?那就是……”听到这里,就知道他们又准备从国内讲到国外了。我看了看桌上的案卷,准备找一个非常棘手的工作扔给他们—他说我有仙方,止用小儿心煎汤为引—我也不指望他们能完成,我只想能让他们安静十分钟。但是,现在手头上实在没有,因为我们已经好久没有接到“案件”了。私家私家,和公家不同的是,没有案子就没有收入,用邢慕唐的话说:已经断粮了。
  燕斯羽手里在摆弄着一个录音笔,一边和邢慕唐争辩,一边看着我这里。女孩子一心多用的本事,真是了不得。她看到我翻起桌上的案卷,连忙撇下邢慕唐朝我说:
  “老板,你有什么吩咐?”
  我抬眼看了看邢慕唐那不怀好意地笑,淡淡地说:“我其实是想找瓶胶水,把你们俩的嘴封上。”
  邢慕唐涎着脸说:“朱哥,封小燕儿的嘴,胶水可不行,得用口水,而且得是您老人家的口水。”
  燕斯羽涨红了脸,对邢慕唐嗔道:“说什么呢?不想活了?”拿起杯离座去倒水。
  邢慕唐蹿到我的眼前,轻声说:“要不您老行行好,收了……”
  我沉下脸:“没刷牙?嘴那么臭。”
  邢慕唐苦着脸说:“你没见她一见你空下来就找我斗嘴?我哪有那么多时间,我要工作,我还有唐淇要应付……”
  我盯着邢慕唐的眼睛:“你不理她不就行了?”
  邢慕唐几乎要叫起来:“我们就三个人,她为了引起你的注意,还能找谁?我不理她,我……不理得了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邢慕唐也住了嘴,他明白我心里想的什么,他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除了她,他是最懂我的人。我听到他若有若无的叹了口气:“如果林姐还在……”
  “林……”我的心口没来由“突”地一下,痛了起来。这种感觉——只有晚上才有的感觉——仿佛邢慕唐一声叹息唤醒,毫无征兆地跳了出来。我的头突然晕起来,邢慕唐、燕斯羽、办公间里一切的东西,都变得遥远而模糊,就近而扭曲,渐渐幻化成一个生动的、带着光晕的人的影子。光晕退去,影子马上清晰起来:还是那件连衣裙,洁白如云,长发随意地绾在后背,笑着对我说:“……”“……”“……安全……”
  什么,你在说什么?注意安全?小心?
  蓦地,一阵急促地刹车声传来。“啊!”我整个人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耳边一阵东西掉落的声音,还伴着一个女孩着急的声音:“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渐渐的,耳边的杂乱声音远去,虽然心口还是有点痛,但脑袋已经清晰了起来,我定神一看,自己坐在地上,燕斯羽蹲在我左边,焦急地抓着我的胳膊,她的旁边,HELLO KITTY水杯扔在地上,一滩水渍冷眼看着乱糟糟的场面。
  “真丢人,可能是昨晚睡得晚了。”我自嘲地说。邢慕唐推着我的后背,让我不至于倒下,我想他猜到了原因,他问我:“要不要回去再睡会儿?”
  回去睡睡也好,冰箱里应该还有啤酒,现在我需要的,是尽快地让自己睡一觉:在梦里,我和她不至于被打扰。这三年来,我睡觉就像去约会一样,结果也像约会一样:每次梦醒总是很头痛。
  我点点头:“这里交给你们了。”
  燕斯羽着急说:“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做个检查吧?”
  我摇摇头,一使劲,他们俩人帮我站了起来。燕斯羽是个乖巧的女孩,她一点也不倔强,虽然仍然十分担心,但并不坚持要去医院,而是说:“我送你回家。”
  我不想让她去我家,却又不好直接拒绝,于是我看了看邢慕唐,希望他替我解围,没想到他低着头,一言不发。
  这可降解持续发酵,有望迎来跨年行情个家伙!
  我说:“燕儿,不用了。”刚说完,门突然被猛地推开了,一个人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一下子扑到一张桌子上,慢慢地瘫下,变声地喊:“救我!救救我!”
  突如其来的人打断了我们,邢慕唐把我安顿到椅子上,几步跨到那人旁边,拉着他站起来,问:“怎么了?你怎么了?”
  那人半睁着眼,有气无力地咽着唾沫,喉结急促地抖动着:“救我,救他!不,救我!不救他。””  宝玉听了喜不自禁,笑道:“待我放下书,帮你来收拾
  邢慕唐边拉着他,边用锐利的目光警惕地看着门外:“有人要杀你?”长年的警校训练让他原来松松垮垮的样子瞬间像上了发条,引而不发、蓄势待发——总之看着是挺唬人的。
  那人费劲地、像看到了非常恐怖的事情地说:“有人被杀了……有人被杀了……”
  “啊?”
  当一切归于平静,我看着这个坐在我面前、已经逐渐平复下来的年轻人。他看样子已经不年轻了,但穿着打扮却是二十出头的样子,头发向上梳着,弄得整个脑袋看起来像个漫画中的萝卜,1米75左右的个子,瘦瘦的,面色苍白,用胳膊在桌子上支着身体,仍轻微发抖的双手捧着一杯水,嘴唇哆嗦着,根本喝不进嘴里的样子。
  我们三个人盯着他,谁都没有说话。过了大约两分钟,我问:“你从事美发多久了?”他下意识地回答:“从初中毕业大概有十几年了。”说完才猛地回过神来:“你认识我?”
  我看着他的眼睛,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口吻说:“当然不认识,我是从你的样子推测的。”他说:“我的样子?”
  我知道,对我们私家侦探所的客户来说,从他们一进门起能一下子就说出他们的基本情况,往往会在心理和气势上震住他们,从而可以让他们对我产生一种信任或者敬畏,更容易把一些“工作”交给我们——就像一些算命的人一样,劈头盖脸说一些你的过往,而且说得还挺准,再以后他说什么你都信了。谁说中国没有心理学大师?中国的心理学大师都在街头巷尾。毕竟,从人的心理来说,一个你从来不认识的人说出你的基本情况,甚至说出你心里想的话,会让他或她更相信你以后说的话。这在行业内叫“故弄玄虚”。当然,我这样做,还有一个效果是会让他从紧张和害怕中解脱出来,因为,消除心理戒备的最好办法是帮助他重新建立新的心理依赖。
  于是我接着说:“当然。你的手很干净,肤色也比较白,不像从事户外体力活动的样子,但你的左耳朵上钉着的耳钉,所以我推测你肯定也不是在企业或机关事业单位工作的上班族,因为你身上有他们所不具备的艺术气质。哦,对了,你身上有一种洗震惊,中青宝居然请了C罗代言,明天必须满仓干了!发水的味道,这种味道只有长期在发廊里工作的人身上才有。”最后一句就有点扯了,因为我天生是个对嗅觉不敏感的人,这样说是为了告诉他,我其实是一个很注重细节并且很敏锐的人,对一个濒临焦虑和恐惧的人,敏感是他们寻求帮助的最大依靠。当然,我不会告诉他,最直接使我认定他在发廊工作的原因,是他的发型——蓬松、五彩斑斓,现在一般只有发型师才拥有。香港电影《古惑仔》流行的时候,这样的发型最受小混混的欢迎,但现在,小混混一般都留板寸或秃头,类似于监狱里的犯人,也许代表着他们正在走向监狱的路上?
  果然,他的眼里冒出了一点光彩,我知道他心里已经开始有点崇拜甚至敬畏我。不管他遇到了什么,这单生意跑不了了。
  邢慕唐恰到好处地说了句:“这位就是我们这家私家侦探社的老板、业内有名的神探、兼备福尔摩斯的演绎推理和李昌钰证据推理的精英——朱峰。”他不愧是我的老搭档,浮夸的介绍给了我神奇的助攻。那人立即起身,急不可奈地将身子向我凑过来:“神探,帮帮我。”
  看到他那落水者抓到一根救命稻草般的样子,我想,他一定是遇到大事了。
  “神探,我叫汪小勇。我初中毕业后,实在不想念书了,于是就瞒着家人外出打工。先到了广州,跟着一个老乡学美发。干了几年有了点钱,就回来继续做美发,先是给别人打工,后来觉得给别人干不如给自己干,于是带了几个小弟兄姐妹出来开了个美发屋。我的发廊原来叫‘海马美发屋’,就在你北面那两条街,霞飞路44号。刚开业,凡来美发的都打八折,办贵宾卡的打七折,那时生意还过得去,后来就不行了,因为干美发的人越来越多,价格压得很低,利润越来越少,而房租却年年涨,几乎干不下去了。去年,一个哥们儿想到了一个点子,让我们的顾客突然变多了,没想到就出事了。
  “我先说说这个点子:我们把名字由‘海马美发屋’改为‘忘忧青丝坊’,我们对外宣传,进了我们这里理祥生医疗688358发,理完后就会忘掉你三天之内的忧愁。其实哪能真正忘忧啊?就是个噱头,但也不全是忽悠,其实我们查过,人经常梳头啊、按摩头部啊,能促进头部血液循环,确实能缓解压力。因此我们稍微学了点按摩——当然有很多人之前就有底子。在理发过程中,多陪顾客说话,听听他们的诉说,再不经意间按摩顾客的头部,所以,能让人觉得自己忘掉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没想到这样一忽悠,顾客都说效果好,一传十十传百,名声就出去了。
  “当然也有顾客说忘不了忧愁的,但我们态度很好,从不和顾客呛着来,最多多按摩一会儿,他们也能理解。所以,今年上半年,我们的顾客流多了起来,没想到,没想到……。”
  说到这里,汪小勇惊恐地看了一下门口,咽了一下唾沫,喝了口水。我想:“想不到这个小子还懂点心理学。这个社会,人们有各种各样的烦恼,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倾诉的对象和心理疏导的渠道。如果突然有个陌生人或者是与自己的生活没有太多交集的人,能够倾听自己,和自己轻声细语地聊天,还顺着自己的意思说,自己骂上司他也附和,自己夸孩子他也夸几句,往往能引起他们的共鸣,即使不愿意打开心扉,起码也能打开话匣子,转移注意力,不愧是一个好办法。”可能是那一句“我们本来就有点按摩的底子”引起今天,说五个字了邢慕唐的注意,我听他轻声咳嗽了一声,转头一看,他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这个家伙,肯定想到那个地方去了。
  燕斯羽插了一句嘴:“你说因为这个点子而带来了麻烦,是不是你的竞争对手来找你们的麻烦?”
  汪小勇脸上惊恐的神情增加了:“我不知道,所以我就来找你们,请你们救……帮我。”邢慕唐说:“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汪小勇说:“就在刚才,12点多的时候,没有什么顾客,他们都去吃饭了,我留下看店。这时,来了一个女人,提着一个手提袋。她坐下就说:‘你们能让我忘掉忧愁吗?’一般这样的顾客来了,我们都会先观察一下她的脸色,但这个女人戴着一幅宽大”妖精见娘娘侍立敬请,不敢坚辞,只得吩咐群妖,各要小心火烛,谨防盗贼,遂与娘娘径往后宫的墨镜,看不出有什么表情,而且语气也冷冰冰的,像明星一样。我连忙说:‘当然可以。您有什么烦恼?’她说:‘我男朋友出轨了,和我闺蜜睡在了一起。’我说:‘原来是这样,那您要试试我们的“天涯芳草”理发法了。’我们准备了好多名字,宣传是针对失恋、被炒、家庭纠纷、挂科、业绩不好、房贷压力大、孤独等,但其实哪有那么多法儿,都只是一个名字而已,给顾客做个发型再根据对方说的随便安一个名字罢了。她点点头,我便开始征求她对发型的意见。我看她脸形较小,打扮像个上班的白领,而且又刚失恋,于是就建议她剪个短发。她马上就同意了。
  “我给她拾掇头发,当然在剪头发的过程中,让她不易察觉地对头部进行了一些按摩:我们一直是这样做的。不过她不好沟通,我几次想借个话题和她聊一下,但她从不接我的话,我只好少说为妙。终于,打理完了,我拿着镜子让她看脑后,问她满意不,她说满意,已经完全忘掉了忧愁,给我50元钱。我十分得意,道了谢,正在收拾工具,没想到她说:‘先别收拾,还要理一个。’”
  说完,汪小勇的呼吸又急促起来,目光散乱地打量着四周,最后看着我的眼睛,慢慢地说:“她拿起了带来的手提袋,放在台上,打开手提袋,从里面……从里面……拿……拿出……拿出……一个男人的人头!”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24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28 12:12:26
真TMD坑爹!!!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