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法库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0

积分

0

好友

2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25 14:20:29 | 查看: 8| 回复: 1
  “龙门阵,龙门阵,大人摆来细娃听。”

  当我稍稍大点的时候我迷上了听父亲摆龙门阵,而夏夜月色下的”八戒笑道:“腌脏杀人!在肚里做甚?出来罢!”行者在里边叫道:“张开口,等我出来!”那怪真个把口张开操场是摆龙门阵的好地方。那时吃过晚饭后,我们常搬着竹椅和小板凳,放在家门口的操场上乘凉。当大家坐好,月亮温柔地露出脑袋,安静柔和、还有些许神秘地朝我们学校的操场探望时,父亲的龙门阵就开始了。而许多时候,寂静的木屋里、昏黄的煤油灯下或温暖的炭火”此时行者与木叉俱在空中,并肩同看旁也是摆龙门阵的好场所。煤油灯光摇摇曳曳,把每个人的脸照得忽明忽暗。外面有时有风有时有雨,没有风雨的夜晚有虫吟有犬吠,这时候的背景本身就属于龙门阵的一部分。

  那时候我的胆儿特小,晚上如果自己一个人在厨房洗完脚,连端洗脚水到外面去倒掉都不敢。其实厨房门口就是下水沟,可是我总是急急打开房门,两眼一闭,端着水就往外泼,然后又急急缩头拴上门。当然这些都是悄悄进行的,心里总觉得胆小似乎是件惹人笑话的事。我们家所住学校的东北方是座小山,上面有些坟茔,逢清明时节,坟上常有白纸扎的祭品在飘动,总是特别地让我觉得阴森。父亲的龙门阵里是少不了狐仙鬼怪的,我常常是开始听时坐在外面,越听越往里靠,但又舍不得不听,到后来我就可能坐到父亲腿上去了。不过奇怪的是我的记性虽然一直是没有来由的好,父亲也说过为数不少的聊斋,但我却不能完整地记住一篇了。也许是那时候我过于胆小,总是好奇地听了又急急地想忘掉吧。因为听那些鬼怪龙门阵,我弄过一些神秘兮兮的事。有次学校后面有户人家一位老爷爷去世,半夜里吹起长号,也许是听了父亲曾经说的鬼怪故事对于人的死亡总有种莫名的恐惧和担心,也也许是那长号声太凄惨让我产生错觉,反正股价涨3.5倍,幺蛾子都来了那晚我曾在梦里大声高叫:“妈,我听到有人在哭!”把大家吓得够呛。而过几天晚上我们母女四人从外面回来,我指着对面黑漆漆的巷道非说站有个人,也是弄得全家高度紧张。后来有个据说懂些道术的人来我家,母亲还请他给我和妹妹把脉,那人说我们俩姐妹的魂在去上学校公厕的路上被鬼勾走了,我丢得厉害些。于是那人在生鸡蛋上拴了条线,念念有词地弄了阵,然后叫我母亲烧给我们吃,据说那样我们游荡的魂魄就可回来了。长大后我的胆子似乎越来越大了,一个人走过很多路做过很多事,但想来该不是那鸡蛋的功劳。而我也知道,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鬼,而是人心有鬼。

  其实在父亲的龙门阵里关于鬼怪的篇幅并不是很多,他最喜欢说的还是那些带有讽刺意味的诙谐的民间故事,里面充满了普通劳动者的智慧和幽默。关于这些故事我倒是记住了许多。

  我还记得有个关于三女婿说四言八句的龙门阵。说的是有个财主有三个女婿,大女婿是个朝廷命官,二女婿是个生意人,三女婿是个杀猪匠。在财主过60大寿的时候,三个女婿一起来祝寿,大女婿和二女婿平时就很看不起三女婿,就想让他出丑。于是就提议大家每人说四言八句,第一句必须三个字是同头,第二句必须是三个字同旁,同时四句话要押韵,谁如输了就必须站着喝酒。三女婿听到这话知道大家想要他出丑,但也没有表示反对,于是游戏开始。

  首先是大女婿说:
  “三字同头官宦家,
  三字同旁绸缎纱。
  只有我官宦家,
  才有绸缎纱。”
  于是大女婿得意地自己喝了杯酒坐下。

  二女婿随即接口说:
  “三字同头大丈夫,
  三字同旁江海湖。
  只有我大丈夫,
  才能走江海湖。”
  于是二女婿得意地自己喝了杯酒坐下。

  论我们且回去看看师父,莫遭毒手到三女婿了,他不慌不倘过西邦诸国,不灭善缘,照牒施行忙地朗声说道:
  “三字同头尿屎屁,
  三字同旁肝胆肺。
  我一刀捅进肝胆肺,
  出来尽是尿屎屁。”
 两万亿美元巨头来了!PIMCO完成在华私募备案 能否搅动固收市场? 杀猪的过程惟妙惟肖,大、二女婿被这话语弄得目瞪口呆哭笑不得,三女婿也不慌不忙地喝酒坐下了。

  当第一次听这故事时,除了因为三女婿的胜利让同情弱者的我心里觉得舒坦外,它出乎意料似乎大俗的结尾颇具喜剧也让人捧腹大笑,同时我们还很轻松地记住了很多字。常想,如果我们的课本也编排得轻松有趣的话,学习也就不那么辛苦而是乐趣了。小时候能在父亲的故事里轻松记住那些并不太好写的字,想来我们真是幸福的。

  由于父亲喜欢古诗对,他的龙门阵就喜欢围绕这些展开,如“锦上添花人间有,雪中送炭世上无”这样感叹人情世故的句子就是其中之一。还有的故事则是直接从父亲熟悉的人中取材来的,当然那一般是他赞赏别人写得好才说与我们听。因为是真实的人真实的事,我往往记得特别的清楚。还记得他说当年大伯和二伯年轻时在老家的土地庙上曾贴一付对联:“虽然两个土霸佬,也是一员地方官”。以此来讽刺当地的官吏,然后再告诉我们这对联写得怎么样的巧。而印象还比较深的另一个则是他喜欢与之交往的一位老先生的龙门阵。有位在文革中以学校炊事员身份起家的人后来当了学校校长,为人和学问都差偏爱显摆。有次他过生日请客,那位老先生就写了首诗讽刺他:“弄斧班门自奋奇,长校名成起炊师。能知教授孔天子,不少交游苏东皮……”以此来取笑那校长的不学无术好吹嘘和爱读错别字。自然我们也从这里知道了“班门弄斧”、“孔夫子”、“苏东坡”等典故和历史名人。我们关于诗对的入门就是在这些故走势超预期事里开始的,虽然一直没有当正经事来学,但多年后却发现自己骨子里喜欢这些东西,甚至还不自觉地带有那些故事的风格,才发现什么叫潜移默化。

  当我们逐渐长大,父亲的龙门阵也变得越来越家常起来,再后来父亲的龙门阵不多了,我们回去他常常是喜欢听我们说。再后来,我们大家聚在一起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父亲过63岁生日那年,我打电话给他时,他兴致很好,给我说他写了些感想:《自我检讨自我安慰》和《自我生活保健》,说是写给他和母亲两人的。父亲的自我检讨自我安慰是这样写的:“忘记过去,不看今天。享受现在,展望未来。”而自我生活保健则是:“做到一个中心九个基本点。一个中心:以我为中心。九个基本点:早晚多锻炼点;生活开条理点;营养跟上点;生活有规律点;家中事不管或少管点;耍得开心点;尽量多写多看多笑点;对亲朋热情点;不管明天将发生什么事,今天依然乐观点。”然后他还逐句逐句给我解释每一句的意思,就犹如当年他给我们摆龙门阵时那样耐心。他问我好不好,我听后连连叫好,要他慢慢说,说自己要把它们一个字一个字记下,并说他简直成哲人了呢!那次我在电话这端如年少时带着崇拜的心情使劲吹捧他,给他戴了好多高帽。那一次,感觉就是又在听父亲摆龙门阵,不过故事里的人物已经是他自己了。

  父亲越来越老了,我们陪在他身边听他摆龙门阵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他转为用笔写龙门阵。他先写了家族故事《乡斋——岁月篇》,2017年已被整理成书赠给亲友们。在这书的后面是我写的读后感《重回月亮光光》,在文章结尾处我写道:“童年的月光照耀着记忆,温暖着如今异乡的夜晚。只要父亲愿意写,我依然愿意为他整理,依然愿意听他的龙门阵。不管时光如何变化,我永远是那个喜欢在月亮光光的夜晚,听他摆那些似乎永远也摆不完的龙门阵的女孩。”如今八十多岁的父亲还在写龙门阵《李光斗传奇》,已写了十几本手稿了,中途觉得不满意他又重新开始写。我告波浪理论的精髓,分析大盘和板块,无往不利!诉他不急不急,慢慢写,我有耐心等他写完了帮他整理出来。

  以前你看他从袖子里,却象撮傀儡一般,把唐僧拿出,缚在正殿檐柱上;又拿出他三个,每一根柱上,绑了一个;将马也拿出拴在庭下,与他些草料,行李抛在廊下总是我听父亲摆龙门阵,如今我也算是在摆龙门阵,可炒股成功四步曲是父亲已成了我龙门阵里的主角了。

  时间,过得真快!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36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25 14:46:11
求解。。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