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法库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8829

积分

0

好友

2807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2-8 13:19:52 | 查看: 6| 回复: 0
摘要: 7.颠 倒 你是害怕了么? 还是,你很想他。 在怪事发生以前,我们没有一个人关心过宇。 他就像班上可有可无的一份子。 没有人注意,也没有值得让人注意的地方。 他太普通了,走路轻手轻脚,不喜欢抛头露面,你撞到了他,他会先说对不起。 我曾经想,这样一个人,甚至死了,我们都不会注意到吧。 可是,他才死去

正文:
7.颠 倒
你是害怕了么?
还是,你很想他。
在怪事发生以前,我们没有一个人关心过宇。
他就像班上可有可无的一份子。
没有人注意,也没有值得让人注意的地方。
他太普通了,走路轻手轻脚,不喜欢抛头露面,你撞到了他,他会先说对不起。
我曾经想,这样一个人,甚至死了,我们都不会注意到吧。
可是,他才死去一天,我们谈论的都是他。
宇死掉的第二天,怪事就不停地发生。
各种各样KB的留言和怪谈开始流传了起来。
可能是人出于对死亡的未知带来的恐惧,
所以才会编出各种各样的怪谈来解释死亡,可是这种解释,总让人更加恐惧。
值得讽刺的是,一个生前人人都不会正眼去看的人,死了才成为了被关注的焦点。
当人心惶惶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一个女孩子。
她是宇的女朋友。
女孩和宇一样,不受人重视。
没有个性,不够活泼,相貌平凡。
从宇死了到现在她一直都很平静,所以我注意到了他。
当所有人安静的时候,我们只会注意到那些喧闹的人,相对,在所有人喧闹的时候,我们才会注意到那些一直安静的人。
女孩保持着这种安静,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件我永生难忘的事情。
那天,我们的毕业照洗出来了。
可惜,宇没有赶上和我们合影,不过,如果他赶得上,那么谁又会在乎他的存在?
如果没有人在乎他的存在,那又何必赶上?
拿到照片不久,女孩子突然叫了一声。
很怪的一声,恐惧,惊讶,绝望。
全班人都回过头看着她。
她抬起头,只说了一句话:
里面有216个人。
全系加上老师,一共有216人。
当然除了宇。
然后,女孩的第二句话让所有人都毛骨悚然,
那天,我没有来。
她说。
每个人拿到这样大型的合影照片,第一眼总是去关注自己。
谁会去认真数有多少人呢?
多出来的那个人会是谁呢?
每个人都颤抖着双手开始点算照片里的人数。
“真的有2,216个。”
一个女生先点完,颤抖着说,然后昏了过去。
人们陷入了巨大的恐慌。
后来,有人拿着照片和系里每个人参加了合影的人仔细核对,除了宇的女朋友不在之外,每个人都曾出席,也没有任何外人参加,相片里其实只有215人。
于是,大家用很恶毒的眼光看着宇的女朋友。
仿佛她是恐惧的制造者,她很仓皇,只是埋着头,不敢顶撞。
甚至有的女生,当着她的面叫她疯子。
原来恐惧也能引起人的愤怒,或者,人常用愤怒来掩饰恐惧。。
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总是相信她没有说谎。
我把照片放得很大,挂在墙上,天天出神地看。
终于有一天,我看到了一些东西。
我得意地走到了女孩的面前。
她,埋着头。
我把照片,扬扬。
我知道谁是多出来的人了,你看这里。
我指着照片的一角,人和人间有个淡淡的影子,不仔细看绝对不会注意。
是一双光着的脚。
一个人在那里倒立着。
别担心,只是有人恶作剧,你只是,太紧张了。
我安慰着她。
她埋着头,没有说话,手急促地搓着裙子,半响只说了一句话:
宇死的那天,从很高的地方摔下来的,头朝下。

8.腐 烂
肮脏而湿润的地板,恶臭又冰冷的空气。
一个简陋的土炕上躺着一排干瘪的人影,用警惕的目光盯着我。
炕旁边,有一具深度腐烂的尸体。
虽然戴着口罩,可我还是几欲呕吐。
我把录音笔小心地对准土炕最里面那老人的嘴。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谁能相信,世上有这样悲惨的人活着。
死去的是谁?我问。
老人瘦得像个骷髅,眼眶深陷,屋里没有电灯所以光线昏暗,所以我不确定他是不是已经瞎了。
是我的大儿子,老人说,他想离开我,所以就死了。
老人已经瘦得不**形,肩膀附近有的地方有细小的破皮,似乎可以看见肋骨。
我打量了一下他身旁油腻破烂的被单,有一个空当,还有被翻开的痕迹。下面露出一些黄红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好象真的是有人离开了。
于是那个人就死了。
这样活着,我们都明白死了可能会更好一点。
但是,人总是喜欢本能地选择痛苦地活下去。
这就是人的精神,也是人的悲剧。
不知道是多久的事情了,我的女人丢下了孩子离开了我。
老人的声音气若游丝。
从那一天起我就发誓,我这一家人再不依靠任何人,任何事,我们要自己活下去。
我怜悯地看看床上躺着的人们,他们有男有女。
他们的眼睛空洞无神。
只是选择活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我忍住颤抖,问老人最后一个问题。
他们,都是自己选择躺在这里的吗?
老人的眼里突然在黑暗中发出带着渴望和骄傲的目光。
他说:一开始,是我要他们留下来的,现在他们,谁也不能离开了。
然后,我们继续,在繁殖。
不信,你揭开被子看看。
我头皮一阵发麻,用不止抖动的手鼓足勇气揭开泛黄的被单。
被单下的土炕上,长着密密麻麻的血管,从老人的身下发散出来,连接着每一个人,他们瘦如骨架的身躯上都爬满了血管。
我看到了更可怕的东西。
在大儿子的位置上,有一些断裂了,但断裂的血管纠结在了一起,盘着了一个婴儿的形状,婴儿的头部已经成型,头盖骨却还没有完全合拢,里面是微微蠕动的血管和神经。
这是我的孙子。
老人惨淡的脸上扑满了幸福的光芒。


9.轮回


她把头深深地埋在我的怀抱里, 柔软的嘴唇, 如花瓣贴在肩上。
“你,知道死是什么滋味么?”她问我。
“死的滋味一点都不痛苦,我死过许多次。”她说。
“其实生和死只是人的一段旅程,我们都不记得如何开始,又何必在意怎么结束呢?”
“可是,为什么,我被卡在了这段旅途之中?”
“每次我死去以后,很快又会回来。不管我是淹死,电死,毒死,死到最后的感觉都是一样。死的感觉是, 你突然觉得什么都明白了,也什么都不会想了,或许什么都明白了我们都什么都不会想了。眼睛前面有一些亮光,或者是五彩缤纷的幻象,你的身体感觉被温柔地撕扯成碎片,你没有力气,会被隐约的温暖带走。或者只要能感觉到一点温暖,你都会不自觉地跟着离开。”
“你感觉得到,它正在带走你。”
“所以,请一定不要离开我。”
她很认真地说这些话的时候,非常美。
我不忍心打断她的幻想,她本是应该幻想的年纪。
后来的某一天晚上,月光如水,她穿着我最喜欢的那套衣服
我的车轻轻地就把她卷了下去,车子撵过她胸腔的时候,温柔地一沉,然后继续向前压碎颈部,把头颅挤到一边,我感觉得到,她的嘴唇被磨得稀烂。
做完这一切,我给妻子打了个电话。
“她不会回来了。”
“我要你保证,她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妻子的声音很冰冷,自从她出现以后,她一直都这样冰冷。
逃离现场的我脑子一片空白。
一切都结束了么?
既然许多事我们自己都不确定是否结束,
那我们为什么努力停止?
杀了她的以后,我有些怀念她,怀念她温柔的嘴唇,既然明知会牵挂,为什么要结束?
或者就是因为我们有那么多不想结束的结束,人活着的时候才会苦。
拥挤的人间,我开始徘徊欢场,寻找其他短暂的快乐,只要有一丝的温暖存在,都会把我带走。
我想起她说的话,死的感觉就是哪怕是再短暂再微弱的温暖你都会如获至宝。
那么,究竟死的是她,还是我?
直到有一天,宿醉的我回到家里,她却站在我的面前,迎接着我。
她就是我的妻子,有着温软的嘴唇。
“你能告诉我,死的真正感觉么?” 我喘息着问。
她微笑着,把我像个孩子一样拥抱在胸前,轻声说:
“死很孤独。”
这样在孤独的世界里不断抛弃着自己的轮回,就是我们,至上的快乐。

10.十三


她是在十三岁的时候有了这个名字的,这个名字就叫十三.
起他名字的人叫作福叔,是个喜欢赌色子的单身汉。
她现在连福叔什么样子都忘记了,只还记得福叔有只母狗叫福嫂。
福叔是在窑子里面和一个有钱的大爷争个叫小翠儿的*子被打死的。
然后十三又开始了流浪,带着福嫂。后来福嫂生了一个叫福弟的狗也就死掉了。
什么时候开始杀人的呢?十三自己也忘记了。
就像她忘记了自己饿过多少次一样。
她没有门派,没有一套全的剑法。她是实力是靠一次又一次的实战获得的。
就杀人方面,她是个专家。
她今年应该是二十岁了,如果福叔收留她的时候猜她十三岁是正确的的话。
多好的年纪啊,似乎是该掌握一切的时候。
她却背着满身怕人的刀疤,藏身在城隍庙的佛像后面。
那段时间人们还传说着那里老是闹鬼。
没有事情的晚上,她就会和福弟一起打望着对面的大院。
那个大院的主人叫雪初晴,大家都叫她雪大小姐。
雪初晴,雪初晴。
大家都是这样私下议论着她,当面还是很郑重地叫她雪大小姐。
她漂亮,年轻还特别有钱。
十三和福弟每天晚上都看着她的大院发呆。
十三不能住大院,她的仇家太多了。
她根本不能停下来。
于是还是这样的生活,还是每天杀人,逃亡。
本来十三和雪大小姐是永远不可能认识的,但是偏偏命运就是那么一点点凑巧。
他们不小心认识了。
那个下午,她们很愉快地在一起,忘记了身份,忘记了一切。
他们像是一对年龄相仿的闺中姐妹一样。
最后她们约定,一起过新年。
新年,这是十三第一次能确定自己过新年。
她好几晚上都没有睡好,因为雪初晴邀请她参加她家里的全城最盛大的晚宴。
她花了平生最大的一笔钱,买了一大堆有点俗还有点土的衣服。
她穿上了那些衣服,她有些笨拙地舞蹈。
年三十那天晚上,她兴高采烈地穿上了自以为最漂亮的衣服来到了大院的门口。
第一次,她感觉到自己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少女。
月亮已经悄悄地探出了头。
十三的被刺中的身躯在空中美丽地盘旋着,后面传来了一个男人悲愤的声音
“爹,我终于亲手为你报仇了。”
十三的脸上还带着微笑,有如花季的少女一样羞涩又恬静。
没有人会告诉雪大小姐诛杀一个杀手这样又小又扫兴的事情。
她现在正在晚宴的中心,还是那样美丽和安静,虽然眼里多了一点孤独。
可能她也不会记得有一个女孩答应了她要和她一起度过新年。
她有许多朋友,她毕竟太忙了.
月亮有些模糊地挂在空中,月光照在十三倒在的街角,照在她还微微痉挛的瘦小身躯上。
当鞭炮声音和福弟的哀鸣如同全世界的叹息在她身边响起的时候,她的脸上还带着新年的憧憬和少女的想象。


11.粘连


我每一秒钟都在后悔,离开了你。
那男人告诉我,他们那段时间曾不断地争吵,一次比一次激烈,毫不让步地争吵。
为了各种各样的原因,为了谁给予谁的多少。
可不论争吵多少次,他们都没有能够分开。
也许恨有多少,也代表着爱有多少,没有了相互的痴缠,也就没有了互相的憎恨吧。
女的十二岁就跟了他,实在是分不开了,他已经是她生命中的一部分,是一种习惯,是呼吸的空气。
如果有一个人,已经和你纠结粘连在了一起,他的消失,你真的能承受么?
把自己的人生交给那个人,就算他再不珍惜,你真的有勇气夺回吗?
如果你有勇气夺回,你敢直视生活的面目全非吗?
所以那个女人活得太紧张太紧张,一件小事可以让她失控,一句话也能逼着她抓狂。
她很迷惘。
她不停地试探,她每天闻他的衣裤,她偷听他每一个电话,她扮作其他的女人给他发简讯......她在寻找什么答案?
那个答案,她能不能承受?
可是,我们总是习惯于寻找那些我们根本就无法承受的东西。
男人说决定离开女的的时候他只说了一句话:我累了。
女人痛哭,癫狂,尖叫,咒骂。
她拉着男人的手,她掐着男人的手,她抓着男人的手,她不停地说对不起,她咬牙切齿地诅咒他。
爱已覆水。
要明白这一句话,还要经历怎样的挣扎?
女人的手拉得太过用力,男人挣脱的时候感到一丝刺痛,好象被她吸住了一样。
男人发现手上血肉模糊,女人掩面倒在了地上,她哭泣,流出来的却也是血。
分手的地方是一个荒凉的地方,也许分手的地方总是荒凉的地方。
夜风轻吹,树影摇曳。
男人心中一动,抱住了女人。
这样的爱,谁也走不出去了吧。
你是为了什么,还抓住了那个人?
是为了赌注一样孤苦伶仃的命运,还是为了,多年前只属于他的如痴如醉的微笑。
男人感觉到有一种力量,紧紧地,把他和女人的皮肤粘连在了一起。
女人带着幸福的笑容,垂下了手,男人这才注意到,她刚在掩面哭泣的时候,皮肤的怪异沾力,让女人把自己的脸剥了下来。
我脸色苍白地冷笑,你编这个故事是想我相信那女孩子不是被你杀害的吗?
面对我的质问,男人并没有反驳,甚至连责怪的意思都没有。
他看着窗外,没有再说一句话。
我这才看见他的右手。
男人的右手上粘连着一片已经萎缩的表皮,上面还连着一些女人的毛发...

12.双 蕊


你相信吗?
世界上有这样一种花,叫做双蕊,凡是把它吃掉的人,就能看到幸福。
这是一个很荒谬的传说,但是对许多人来说,他们宁愿相信。
那个女人也对这样的传说深信不疑。
从他被那个男人抢回家里以后。
她是自愿的,自愿被抢了回来,自愿和男人上床,自愿像牛像马一样被他奴役,自愿每天遭到遍体鳞伤的毒打。
一切,都是自愿的。
其实我们在这个世界里的诸般苦难很多都是自愿来的。
至少,也是自愿的选择的。
她在这以前,是个很幸福的女人。
除了爱情她什么都拥有。
金钱,地位,名誉,美貌。
如果这个世界有神的话,她一定是神的女儿。
那男人是她家的仇人,是来复仇的。
当女人第一眼看见他的身影的时候。
她的命运就改变了。
那是一个太孤独太孤独的身影罢。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人,不管他的眼神多坚强,不管他多敏捷,多镇定,你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就明白他很孤独。
女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人。
她是神的女儿,她生活在幸福的国度里。
她在想自己如果能够做点什么也许这个男人就不再痛苦。
于是,男人不敌,扑了过来,或者,那女人迎了上去。
接下来的日子像噩梦一样。
在噩梦一样的日子里女人一下子就老了许多岁。
那男人不会跟他说一句话,他只会在女人身上发泄,他骂她,他打她,他咬她。
带着所有的仇恨。
然后他会躲在墙角研究他的复仇计划,然后他会躲在墙角偷偷地哭泣。
女人咬住了唇,她始终坚信,她的怜悯不属于自己,而属于这个男人。
后来她听说了双蕊的故事。
那时候她已经不再是公主,她衣衫褴褛,胡乱挽着头发,身体开始肥胖,说话粗声粗气。
她被救回家的时候他的家里人都不认识她了。
没关系,这个世界上还有双蕊。
有人献上了双蕊。
纯白的花,纯得无法玷污,也对,纯洁的东西都是幸福的。
一支花,真的可以改变命运吗?
不要怀疑,有时候一句话也能。
于是女人又回到了幸福的生活。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立刻明白双蕊也能扭转那个可悲的男人的命数。
她又悄悄回到了那男人躲藏的肮脏小屋。
她握着双蕊,很小心地,害怕一用力就握碎了他的幸福。
男人不在,锅里的水沸腾着。
那些飘渺的水汽就像我们无法预测的人生。
女人望着锅里的水,水的倒影里她在微笑。
接着只要把双蕊放进水里。
多么简单,幸福。
远离所有的苦难和悲伤。
这时,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
男人的刀从后面插进了她的脖子。
她听见了男人的声音:我早就防范着你这个臭*子!!!,我早就知道你会有想下毒害我的一天!!!”
女人啊啊地呻吟着,却不能说出话来,鲜血滴在了煮着水的小破锅里面。女人倒下的时候突然想起双蕊花还捏在自己手上。


13.闪 灵


你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你开始害怕黑夜的吗?
就是你杀了她那天起。
你杀了她,却忘记了把她的尸体埋在哪里了。
从此,你发现身边有许多怪事发生了。
你早上起来洗漱的时候,发现卫生间有许多她的发丝。
你总是听见有人为你收拾餐具,回过头却什么也看不见。
她的照片总是出现在你的桌上。
到了晚上,恐惧更是包围着你。
写字台下面常常传来她的哭声,窗户上看见模糊的脸,有时候甚至看见她满脸是血从床底下钻出来。
你是个孤僻的人,她被你杀死以后就一个人生活着。
你不够勇敢,每天晚上必须点着灯才能入睡。
你曾多么害怕失去她,现在却多么害怕她出现。
你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每一个转身,可能,都会有一双绝望的眼睛凝望。
究竟,她的尸体在哪里?
终于有一天,你低头洗脸的时候想了起来。
那一天,你就站在这洗手池边,小心地洗着手上的血迹。
你吃掉了她,因为你相信这样她才永远不会离开你。
现在你不能承受的,是她永不止的怨恨,还是无法自拔的失去感?
你不敢抬起头看自己,你害怕,因为现在,她就是你,你就是她。
如果你抬起头就看到她了。
如果你抬起头就看到她了。

14.爬 行


妻子再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开始爬行。
她爬行的方式很怪,全身像受到什么重压一样匍匐着,然后脊背用力地向上顶。
她游走在家的每个角落,无声地,从我第一次出手打她开始,她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这些年我对她不好,她也对我不好,可是两个难以相处的人却相处了这么多年。
这很奇怪,有时候水火不容的两人总是拖拖拉拉地纠缠一生,而相亲相爱的一对却不能长相厮守。
她是个很好强的人,她对我是带着歧视的。
可是当她为了我第一次堕胎以后,这样的情况变完全相反了。
于是我看着她,我明白,这个人其实很自卑。
她害怕,害怕我会抛弃她,但是她不愿让我发现如果被我发现,好象就彻底交出了自己。
我抓住了这点,对她恶劣着。
我羞辱她,我讥笑她,她克制着全身颤抖但是一言不发。
终于我出手打了她。
她倒在了地上,我连忙上去看看她是不是被我打死了。
她却开始了爬行。
她的头仰得高高地,用高傲的眼神看着我。
她的眼神激怒了我,我一脚蹬到了她的肚子上。
她歪倒了在旁边,可不一会儿,又以爬行的姿势出现在我的面前。
从那一次,我常常打她,她不还手,不说话,继续爬行着在家里生活着。
每次我看见她以那种奇怪的方式爬行,然后抬起头,用很平静的眼神看着,我的脊背就一阵寒冷。
终于有一天回家,她缓缓从卧室爬出看着我的时候。
我静静地走到了她的面前。
她看着我,我看着她。
岁月为什么会挑选我们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
pol.ice来了以后,我面无表情地站在走廊里。
你确定你太太死的时候你不在家吗?pol.ice问。
我冷笑,我不怕他发现我并不难过,因为我制作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据。
当然,我就在这走廊的尽头发现她的尸体的。
我向后扬扬手。
这时我看见。
妻子向壁虎一样在墙壁上爬行着,她被扭断的脖子上晃晃悠悠地挂着头颅,睁着无言的眼睛,朝着我默默地窥探。


猫扑鬼话 更多 亲历被困尸骨堆积的鬼楼十四层 我正玩电脑表妹只穿内衣闯进来异度心理:自述自杀的死亡感受 原创直播:在火车站被恶灵缠上75年 俄地铁连人带车神秘失踪 我被穿白雨衣带血女人跟踪到家误入异度空间!时间竟被抹去了 墓室的荫尸站了起来!嘴吐黑气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